教师节 | 特教,你如一束光,让我不心慌
来源: | 作者:子曰小助手 | 发布时间: 2020-09-10 | 37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子曰,有一群特殊的孩子,也有一群特殊的老师,他们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时刻让你感受到那种来自内心的触动。

在子曰,有一群特殊的孩子,也有一群特殊的老师,他们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时刻让你感受到那种来自内心的触动。

 道之所存,

 师之所存也,

 影响于无形。

每一堂看似有声有色的课,实际上都状况百出,充满了苦楚与无奈:有的孩子的强化物是旋转,即便摔坏半月板一瘸一拐也要继续给孩子上课。有的孩子发烧时无法接受冰袋或冰贴,那便把自己的手弄冰,帮助孩子一步步消退对冰袋刺激的恐惧。有的孩子存在“掐你一下来获得关注”的问题行为,当老师的只能忍着痛给予最低的关注来处理。但孩子口齿不清的一句“老师好”,猝不及防的一个拥抱,又能让所有人愁容舒展、泪腺爆裂。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特殊教育老师所教的不仅仅是一门知识,更多的是要教孩子学会融入社会的基本技能、认知训练、言语训练、游戏引导、社会融合、感统训练......或许这些老师在未来成长道路上不会被孩子提及,毕竟回忆多半是苦涩的。

谢谢你 ,

 在我的苦里撒了很多甜 。

木木在来子曰前,唤名不应、不看任何人、无安全意识。有一次木木在上课过程中肠胃不适,情急之下老师用双手接住了他的呕吐物,随后又顺手清理了木木裤子上的污秽,“这种出于本能的动作,像电流一样打到了我,击溃了我所有的不安和焦虑,原来康复路上不是只有我一人”,懂事的木木现在过马路不仅知道危险,还会主动提醒妈妈:“有车过来,妈妈小心”,是的,你的眼里开始有妈妈了,你的心里不再只有你自己,一切的付出都有了意义。

 手握一束光 ,

 它定会熠熠生辉 ,

 哪怕拼尽全力一无所获 。

在子曰,隔段时间我们这些“过来人”都要给新老师进行心理辅导,因为他们几乎每天都被巨大的焦虑所笼罩着,面对家长的质疑:“这个老师没经验”、“这个老师太年轻”、“这个老师能力不行,比 XX 差远了”、“怎么教这么多天一点进步也没有”。我常常对他们说:特教,是一场无止境的长途跋涉。面对家长的期望,孩子的渴望,唯有始终保持那颗热爱教育的种子,尽心尽力,不断修炼,终会有所成。

 未来 ,

 世界有爱无碍 。

我希望“融合”不再是一句绕梁三尺,迟迟无法落地的口号。我希望社会不再有偏见,不再有隔离,不因种族、民族、性别或是身体健康与否。我愿意怀揣信念,风清气正,恪守一颗初心和赤诚。

我们的肩膀,是他们的翅膀。到那时我们只谈教育,不谈特殊。我相信这一天终会来临,一定!





亚博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