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确诊为发育迟缓,干预不到一年,娃开口说话了!
来源: | 作者:pmoa54f03 | 发布时间: 2020-05-29 | 40 次浏览 | 分享到:
从牙牙学语到侃侃而谈,孩子语言发展的每一次飞跃都让父母激动不已。
一个简单干脆的“哥哥”从一个小男孩的嘴里发出,兴奋的心情洋溢在孩子妈妈的脸上,她紧紧握住老师的手,眼里噙着泪:“他做到了!”
这个反应在外人看来有些许夸张,小男孩瀚元在一岁的时候被诊断为发育迟缓,9个月前刚到子曰儿童发展中心的时候各方面能力都提不上来,一个字也不会说,很难与如今眼前这个活泼开朗的小男孩联系在一起。
从牙牙学语到侃侃而谈,孩子语言发展的每一次飞跃都让父母激动不已。
一个简单干脆的“哥哥”从一个小男孩的嘴里发出,兴奋的心情洋溢在孩子妈妈的脸上,她紧紧握住老师的手,眼里噙着泪:“他做到了!”
这个反应在外人看来有些许夸张,小男孩瀚元在一岁的时候被诊断为发育迟缓,9个月前刚到子曰儿童发展中心的时候各方面能力都提不上来,一个字也不会说,很难与如今眼前这个活泼开朗的小男孩联系在一起。
瀚元的妈妈将与大家分享这个很长的故事。在陪伴孩子康复的6年里,有初为父母的喜悦,有手足无措的绝望,有背水一战的决心,有没日没夜康复的疲惫,然而更多的是一切都过去之后的美好。

01
2012年家里迎来了一个新的小生命,他的第一声啼哭,就像天使吹奏的圣音,带给我们满满的快乐和欣喜。他咯咯笑时,就像严冬的暖阳,他哇哇哭闹,我们也跟着伤心。

 

▲如今的瀚元


我们和其他初为父母的爸爸妈妈一样,在手忙脚乱中盼着小瀚元快快长大。在瀚元快一周的时候,我们发现同龄的孩子已经可以站立或者行走,但是瀚元腿部却没有力量。

当时安医一附院诊断为发育迟缓,这无疑是晴天霹雳,也许是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也许还抱着一丝幻想,我们又去安医二附院看了医生,在那做了脑部CT,发现小脑没有发育好,安医二附院确诊为脑瘫

有人说为母则刚,其实是命运不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接下来就是抓紧治疗了,这是我们与时间的一场博弈。

02

刚开始我们在二附院做康复训练,并且一直把训练的重点放在运动上。瀚元到5岁时才开始接触系统的言语训练。

在二院做康复训练期间,由于对言语康复的不了解,给他2岁多的时候剪了舌系带,给瀚元造成了心理阴影:他几年都不愿伸舌头,排斥所有的口腔训练。

这时候,我们意识到言语这块,是我们耽误了孩子,有可能错过了最佳治疗期。


▲瀚元在子曰儿童发展中心训练

03

有一句话:上帝为你关了一扇门,总会为你打一扇窗。非常幸运我们遇到了子曰,遇到了刘老师。对刘老师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个好老师,很专业,很有方法也很有爱心,应该是找对人了。

果不其然,2018年12月19日瀚元开始了第一节课,2019年1月11日第一个音“哥哥”,已经可以清晰地说出来。我当时的心情,没有办法用文字表达出来,刘老师让我对瀚元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接着从“哥哥”到“姑姑”,每天晚上姑姑都要和瀚元视频,让他喊“姑姑”。6年来,远在海外的姑姑第一次听到自己的侄子喊她。

 


▲瀚元会说“姑妈”啦


慢慢的“DA”、“FA”的音出来,瀚元也学会一些简单的指令表达:玩,逛逛,蛋糕,饭等等。

快到4月份时候,刘老师说,瀚元可以说“NA”这个音节了,让我们在家多带瀚元说“NA”有关联的词组。没想到几天后,瀚元竟然可以喊出“奶奶”。

外婆从小带瀚元,瀚元知道和他最亲,对他最好的这个人叫奶奶,但是他说不出来。现在可以说了,天天“奶奶”,“奶奶”的喊,每一次听见孙儿来之不易的呼喊,外婆都会偷偷流泪,激动地说:“刘老师真厉害,瀚元总算能赶上了”。


04

经过了8个月的康复训练,瀚元现在可以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和我们也有了一些语言互动:“发逛逛(去大润发逛逛)”,“去国购吃东西”,“和奶奶、妈妈一起”,“看电视”,“吃饭”,等等。

         



▲瀚元说“妈妈我爱你”

 

每个爸爸妈妈都希望自己的宝贝健康快乐,无忧无虑!只是我们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小小插曲,不过我们有老师的帮助,瀚元的努力,大人的坚持,我想瀚元也一定会有属于他的精彩未来。


冬天的夜虽然长,我们也必将迎来春花烂漫。

 



文章中出现频率超级多的“刘老师”来啦,他有什么话想对瀚元说呢?


做教育康复工作多年,入行的初衷也很简单:就是在跟这群孩子一起的时候,让我找到了孩童时期玩泥巴那会自由自在的感觉;现如今初为人父,也更加能体会作为家长的辛酸与幸福。
翰元小朋友是这群孩子的代表之一,微胖的身材显得特别可爱。
他总习惯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口语表达能力很弱,只能说出/a/和/ma/,口部运动障碍表现的比较突出,言语问题明显,算是较典型的运动型构音障碍。
由于干预时间比较晚,我在了解情况后跟妈妈沟通时竟忍不住湿润了眼眶,虽然已经是千锤百炼了,但每每遇到这种状况,仍是难以平复。
鉴于翰元自身特点,在接下来的言语康复训练中,我把建立言语腹式呼吸,并增加呼吸支持以及舌根后缩运动作为主要目标,经过四周(3节/周)的强化练习,在第12节课的时候,他终于习得了目标/ge/音,同时也掌握了正确的言语呼吸方式。


▲刘老师教瀚元开口说“哥哥”


翰元的家人们开心坏了,翰元自己也在后续的扩展强化练习中逐渐乐意用已掌握的字词表达需求了,当他最最喜欢的闪电麦昆出现时,他终于能自信的表达“麦昆”了!

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翰元即将6岁半了,他的唇精细及舌功能区分化是后续练习的重难点,这些直接关系到相关声韵母的习得,也是发展出更好的口语表达的生理基础。

十分感激翰元妈妈对我工作的理解及支持,始终坚持家庭康复训练。孩子的每个进步都是三方(机构学校、家庭、小朋友)共同努力的结果,期待小朋友在接下来的训练中进步多多,快乐多多!

6年来,极致的欣喜和痛苦,这个家庭都尝过了。有的时候,绝望和希望中间就差那么一小步,只要你勇敢迈过去,就可以看到前方的光芒万丈!

亚博网站登录